“杂交育种和诱变育种”一课简评

广东外语外贸大学附设外语学校   王强

 

该课在新课程标准的思想指导下上得比较成功。总的来说有三得两失。

该课注重与现实生活的联系,并借此达成三维目标。该课引导学生运用生物变异的有关知识去解决给定情境中的生产实践问题。在解决问题的过程中,通过问题导学、交流探讨等形式形成对各种育种技术的认知。此为一得。

该课的教学内容为程序性知识。程序性知识不同于用概念和概念间的逻辑联系来表征的陈述性知识。执教者借助具体的育种事例,将各种育种方法以流程图(技术路线图)的方式表征出来,做到了知识的结构化、程序化。在此过程中,通过和有关的变异知识发生联系,带出育种原理和相关的细节问题,师生很好地完成了知识的建构,将育种的知识同化到原有的知识体系中。此为第二得。

结构不良且具有开放性的问题探究是该课的一大亮点,为第三得。“杨桃育种问题”之所以是开放性的,是因为它没有确定的答案。学生对各种育种方法的选择和组合可以使学生进行个性化的探究,在运用分析、综合的思维方式中提升分析、综合的能力。而不同小组的育种方法和程序又可以在交流中相互启发。该问题又是结构不良的,因为我们不知道各对相对性状的显隐关系,不知道大果杨桃有没有其他优点或缺陷。这样问题解决的方案就有了更大的不确定性,而这样也就具有了更广阔的探究空间。当然,由于时间关系,执教者未能把该问题的上述优点发挥到极致。

另外,我认为该课主要有两失。

首先,育种的原理即生物变异的有关知识和本节课的育种知识具有上下位的关系。教师若能把有关变异的知识作为先行组织者,在课堂的开始使学生温习这些上位知识,那么,育种的原理与方法的学习将变得更容易。

其次,每一种育种方法都可以达到一定的育种目的,但也有缺陷。而这种缺陷恰是引起学生认知不平衡,从而将其引向新的育种方法的学习的契机。这种一波刚平一波又起的学习方式对学生的学习动机具有持续的激发作用。另外,这种边学习边比较的学习方法不但有利于使学生认识育种方法,而且通过分化避免了各种知识的混淆,有利于形成清晰、准确的认知地图。